ad
主页 > 南汇新城镇党建 >

东山欣园:总以为来日方长,却不小心走到散场

2019-07-22 02:50 来源:南汇区haobc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ad

高三那年,我从学校搬回了家,恰逢父母工作升迁,奶奶独自一人从乡下来照顾我。

我并不喜欢她,因为她就爱唠叨我,说很多无关紧要的话,又或者三句不离母亲要是能再生一个男孩,那该有多好。打小的印象加上长久以来她所带给我的“不良情绪”,我开始有意无意地反抗她的照顾,拒绝与她过多交流。

我上了大学以后,她又回到了乡下生活。她在院子后种了成片的香雪球,每每假期回去,她就带着我到院子后头去看花。

去年8月份,她突发脑血栓,住進了医院,所幸抢救及时,她很快脱离危险,只是在随后的身体检查中,她的胃部发现阴影,怀疑是肿瘤。化疗不动声色地开始,她控制不住地呕吐,食欲下降,喘着气躺在病床上流泪。她失去了以往的精气神,也变得越发害怕独处。

不过一个月时间,她接连体检多次,最后医生建议保守治疗。得知能回家的消息,她立刻就焕发出多日来从未有过的好精神。她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颤巍巍地扶着我的手去了后院,看她种的香雪球。

时间接近开学,我准备回校,临走前承诺会再来看她,她站在门口跟我道别,说:“一路小心。”可我没想到,这一次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

奶奶的病情复发得来势汹汹,凌晨3点钟,母亲从医院打来电话,她哽咽了多次,才勉强将话说清楚:“小梓,奶奶她想要和你再说说话。”

在一阵接拿摩擦落下来的杂声后,奶奶口齿不清地说着:“囡囡啊,你要好好学习,奶奶啊,其实从小就最心疼你了……你就一个女孩子,没有兄弟撑腰……可千万别被人欺负去了啊……知道吗……”我突然无法控制地呜咽起来,一遍一遍小声地喊:“奶奶……”

“咔”的一声,电话那头突然变成盲音,我脑袋一懵,世界轰然失声,我颤抖着去按回拨建,却再也无人接听。

我终究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我还没有来得及跟她说“对不起”,还没有告诉她“我很爱你”……

处理完奶奶的后事,我跟着父母回了家,心里觉得空荡荡的。院子后,奶奶种的香雪球过了花期,几乎全部凋谢。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香雪球的花语:甜蜜的回忆。或许,这是她想留给我的最后一点讯息吧。

(摘自《传奇故事》2019年4期)


ad

 

(责任编辑:南汇新城镇党建



网站介绍

    南汇区haobc-南汇新城镇党建,南汇活动之家,南汇新闻,南汇优生活,浦东发布,浦东头条,浦东文化,法治浦东

a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