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主页 > 南汇优生活 >

天柱县工业园区:中国科幻如何走更远?

2019-09-25 14:22 来源:南汇区haobc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ad

6月17日,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科技·未来——科幻电影的想象空间”金爵论坛举行。

论坛上,猫眼研究院发布统计数据显示,一年内观看过两部中国科幻电影的核心受众不到1000万人,受众群体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难以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同时,科幻电影受众年龄主要集中在25—34岁,男性居多。猫眼研究院院长、首席科学家刘鹏介绍,当前电影院主流观影群体以女性居多,年龄集中在18—30岁。他认为,这与科幻电影核心受众群体存在较大差别。中国科幻电影受众还需进一步拉阔和培养,中国科幻电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三生教育网

论坛现场,《哥斯拉》导演、编剧及制片人罗兰·艾默里奇,《盗梦空间》《星际穿越》创意总监、导演保罗·J·富兰克林,猫眼研究院院长、首席科学家刘鹏,《上海堡垒》导演、编剧兼制片人滕华涛,导演兼编剧张小北就中国科幻电影发展现状、未来突破点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中国科幻实力到底怎么样

猫眼研究院数据显示,中国电影市场中的科幻影片无论是影片数量还是票房总量,都呈现逐年增长趋势。中国影史票房超40亿元的影片共3部,2019年有2部,分别为《流浪地球》和《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两部电影均含有科幻元素。刘鹏认为,2019年可谓是中国科幻电影的关键节点。由于《流浪地球》带动业内创作热情,预计2019年中国含科幻标签电影的票房总量将会首次超过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的票房成绩,全年国产科幻电影票房占比将达61.6%。

中国科幻电影市场蓬勃发展,在当天上午的另一场金爵论坛中,导演郭帆称,拍完《流浪地球》后才发现中国科幻片创作实力与好莱坞相比差了30年。

滕华涛也认为中国科幻电影的技术实践,尤其是特效层面的整体实力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关键不是视效技术本身,而是建立一套工业化制作体系,并推动该体系不断成熟。这是本土科幻电影发展过程中必须努力的方向。”以拍摄《上海堡垒》为例,滕华涛表示,虽然自己也与海外视效团队合作,但更倾向与本土团队协力制作,建立属于中国自己的视效制作体系。“希望借此孵化和带动一批中国本土技术公司发展。”滕华涛说。

拍摄《上海堡垒》时,滕华涛深刻感受到中国团队与好莱坞团队之间的差距。“在人才方面,中国科幻片与好莱坞相差不止30年。好莱坞科幻片不仅有成熟的技术人员,还有懂得科幻片艺术创作的人才,可以说成熟的创作人员+成熟的技术人员=想象力。”滕华涛直言创作《上海堡垒》困难很多,由于此前没有任何科幻片创作经验,为把剧本变成画面,团队从零开始摸索了3年。这3年里,他不断去好莱坞学习。

谈及中国科幻片和好莱坞科幻片的差距,保罗·J·富兰克林认为最大的差距不是视效技术,而是讲故事的方式。他称赞《流浪地球》的故事非常具有中国特色,并以自己多年从业经验总结道,“我制作了多部电影视效,每位导演在创作影片时都会提出新的技术要求,对此我们也在不断创新。但有一点需要注意,电影最重要的是故事,特效要为故事服务,虽然我们是特效设计团队,但依旧将剧本放在首位。”

兼具视效与情感

让国产科幻赢得更广受众

猫眼研究院数据显示,中国观众认可好莱坞科幻电影的主要标签是“视效制作”和“故事深刻”,认可国产科幻片的主要标签是“演员表演”和“故事感人”,具体到中国科幻电影票房成绩最高的《流浪地球》,观众认可的是“视效制作”和“故事感人”。

导演兼编剧张小北进一步表示,中国科幻电影在视效制作上的确要追求全球化和现代化,但具体制作环节只是专业配合度的问题。“中国科幻电影未来发展真正面临的挑战,其实是创作者能否找到一个在中国文化语境下的原创故事,找到适合中国科幻电影的叙事结构。”

罗兰·艾默里奇导演也认同《流浪地球》通过注重中国文化表达所取得的成功,“它讲述的是一群英雄的故事,而不是欧美常见的个人英雄主义表达。”他表示,科幻片是比较适合合拍的类型电影,电影产业正走向全球化,中国科幻电影人可以和好莱坞团队合作拍摄。

论坛嘉宾一致认为兼具高水准视效制作和情感表达的科幻片才能赢得观众喜爱。“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票房持续走高,低成本喜剧片和爱情片已无法满足观众的观影需求。不管是科幻还是其他类型的工業化作品,观众都更愿意看到更高制作水平、更高质量的电影。”刘鹏认为,当前国产科幻电影所取得的成绩,不仅推动中国电影工业进入高标准制作阶段,也使科幻电影票房呈现两极分化态势。“中国不缺电影观众,只是越来越多的观众只愿意为优秀作品买单。”


ad

 

(责任编辑:南汇优生活



网站介绍

    南汇区haobc-南汇新城镇党建,南汇活动之家,南汇新闻,南汇优生活,浦东发布,浦东头条,浦东文化,法治浦东

a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