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主页 > 浦东头条 >

飘渺之旅有声小说:结婚率五连降:“男婚女嫁”已过时?

2019-09-26 07:40 来源:南汇区haobc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ad

编者按:中国有句俗话,叫“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意思是说,到了一定年龄,无论男女都应当结婚成家。可如今这句俗话似乎不“灵验”了,不结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以至于我国的结婚率连年下降。据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的统计,自2013年至2018年,我国结婚率已经连续5年下滑,2013年为9.9‰,2014年为9.6‰,2015年、2016年、2017年分别为9‰、8.3‰、7.7‰,2018年再次下滑,至7.2‰。数据表明,结婚似乎已不再是当下年轻人的必然选项,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不结婚,有的不想结,有的不愿结,有的不能结。难道“男婚女嫁”的传统过时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结婚,对个人、家庭与社会有何利弊?又该如何看待并恰当应对结婚率逐年下滑这一现实问题呢?

结婚不再是年轻人的“必需品”

在北京传媒行业工作的孙康和黄晶都已年近三十,还没有打算结婚。谈到为何不结婚,他们一脸无奈:“不是不想结,是不能结啊!”

原来,孙康和黄晶上大学时就是一对情侣,五年前大学毕业后一起到北京发展。两人工资都不高,为了省钱,在离单位1个多小时车程的五环租了房。房子是与人合租的三居室,他们拥有其中一间,刚好放下一张双人床、一张桌子和一个柜子。尽管生活条件艰苦,但能够在自己喜欢的城市做喜欢做的事,还能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两人都很满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家人屡屡催婚。两人都是湖南人,独生子女,双方父母在男婚女嫁的观念上一致,但催婚的内容却完全不同。孙康的父母催的是传宗接代:“赶紧结婚,早点让我们抱上大孙子!”至于儿子有没有婚房、有没有钱结婚,他们不管。而黄晶的父母催的却是婚房和仪式:“没有房子,没有像样的婚礼,怎么结婚?”

因此,对孙康和黄晶来说,结婚并非扯一张结婚证那么简单,婚房就是一只拦路虎。眼下凭两人的工资收入,在北京别说买房,就是租房生活都勉强。而双方都出身普通工薪家庭,经济条件一般,父母基本没能力帮补他们。即便两家父母把大半生积蓄全部贴补他们,也凑不齐在北京买房的按揭首付,更别说将来还有巨大的还贷压力了。无奈之下,两人只能选择不结婚。

眼下,像孙康和黄晶这样到了结婚年龄而“不能”结婚的绝非个案。同时也有一些年轻人,有能力结婚却“不愿”结,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不婚族”。

今年32岁的上海女孩庄宁从小爱玩,钟情大自然,上大学时就游遍了大半个中国,尤其喜爱户外探险。毕业后她自主创业开了个网店,做某户外用品品牌代理,工作时间弹性大,更有条件玩了,经常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用她父母的话说:“玩疯了,玩得连婚都不结!”

庄宁刚毕业时倒也谈过一次恋爱,对方是她一位学长,在上海工作,老家甘肃。两人到谈婚论嫁时,庄宁随男友回了一次老家,在那里住了一个星期,返回上海后便跟男友分了。原因是那一个星期她感觉自己一直跟羊一起生活——男友家养了一群羊,羊住一楼,她跟男友一家住在二楼,每天天不亮,就被“咩咩”的羊叫声惊醒,空气中也弥漫着臭烘烘的羊粪味儿。庄宁悄悄问男友的嫂子:“你们长年住这儿受得了吗?”嫂子笑道:“这地方羊金贵,生个娃还不如下头羊崽呢!”她再问男友:“是不是以后每年都得回老家?”“那当然啊,每年回家过年是必须的!”男友的回答毋庸置疑。庄宁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与男友分手。

后来庄宁也相过几次亲,有的完全找不到感觉,有感觉的又附带太多束缚。29岁那年,她好不容易遇上一个两情相悦的恋人,可谈到未来家庭分工时,她说了句:“那我还能随时出去旅游吗?”对方一愣,说:“为人妻为人母了总要以家庭为重吧!”她又补了一句:“那我要是不打算生孩子呢?”对方当场就急了:“那怎么行?”庄宁就此彻底打消了结婚的念头,坚定地做了“不婚族”。

还有一类“不婚族”是“不想”结婚。按照流行的说法,毕业后留在省城成都工作的周靖是那种看淡一切、得过且过、不大走心的“佛系青年”,喜欢独自待着,只在乎自己的兴趣爱好和生活节奏,不想在谈恋爱上浪费时间。他从事的是IT工作,生活中除了编程,就是宅在出租屋里玩手游、看电视。如今已过而立之年,他依然单身。而与他合租的是一对年轻夫妻,两人撇下刚上幼儿园的女儿从老家绵阳来成都打拼。夫妻俩为了多挣钱,一人打两份工,基本上每晚10点以后才回到出租屋。他们的目标是在成都买房,然后将女儿接来一起生活,给女儿一个好的未来。当他们得知单身的周靖比他们还大2岁时,不禁问他为何不成家。周靖很不解地反问:“为什么要结婚?我现在日子过得不是很好吗?结了婚不得跟你们一样累?”

到了结婚年龄一定要结婚吗? 按照传统,答案肯定是“要”。可现在不少年轻人的回答却是“不”。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的相关数据显示,我国结婚率自2013年以来连续5年下降,足以说明当下年轻人已经不把结婚当作“必需品”。

多元婚恋观是怎样炼成的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诗经》中的恩爱表白道出了结婚的美好。但为何当下年轻人对这样一桩花好月圆的美事却敬而远之呢?

生活压力下没有能力结婚,恐怕是当下男婚女嫁观念日渐式微的一个重要原因。张远从事审计工作,毕业后几经周折最后在家乡的省城武汉安定下来,因为相对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武汉的生活成本稍低。可即便如此,那動辄几万元一平方米的房价,对他来说也是巨大压力。

而买房还只是结婚的一项最基础工程,即便打拼数年再四处告借凑够了买房首付,接下来还得装修,还有彩礼、结婚仪式等,每一项的花费都不是一个小数目。接下来还要生养孩子,则更是一项复杂艰巨的工程,不仅关乎钱,还有谁来带孩子的问题。让父母帮忙,势必会让在农村广阔天地生活惯了的老人跑到钢筋水泥浇铸的“鸽子笼”里受憋屈;请保姆吧,费用高昂不说,能让人放心的保姆也很难找;最稳妥的办法,是让妻子做家庭主妇,全职带娃,那就需要一个人的收入养活全家,同时承担高昂的房贷……想到这些张远就头皮发麻,不结婚的念头便油然而生。即便没有这些因结婚而带来的“可怕后果”,张远甚至缺少结婚的一个关键性前提:审计行业经常加班加点、外地出差,他连相亲、约会、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


ad

 

(责任编辑:浦东头条



网站介绍

    南汇区haobc-南汇新城镇党建,南汇活动之家,南汇新闻,南汇优生活,浦东发布,浦东头条,浦东文化,法治浦东

ad
ad